西媒文章:马尔克斯最后的日子

西班牙《国家报》网站5月19日发表题为《马尔克斯最后的日子》的文章,作者为卡米拉奥索里奥。文章称,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、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儿子日前出版了追忆父母的新书《加博和梅赛德斯:一场告别》,书中说:即使在马尔克斯生命最后几个月中,他已经不记得任何事情,但每当经典的手风琴乐声响起时,他的眼中仍会闪烁光芒。全文摘编如下:

加西亚马尔克斯(亲友和读者爱称其为“加博”)曾说过,他在上世纪60年代创作《百年孤独》时最困难的时刻之一是在他把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“写死”的那一天。加博当天走出他位于墨西哥城居所的书房,在一个房间里找到了妻子梅赛德斯,心碎地向她说道:“我杀了上校。”他的儿子罗德里戈加西亚在回忆起这段往事时表示:“她知道这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,他们一起静默着对这个令人痛苦的消息表示哀悼。”罗德里戈日前出版了新书《加博和梅赛德斯:一场告别》,追忆自己的父母。

这本新书5月由哥伦比亚和西班牙的兰登书屋出版社发行,是电影导演罗德里戈向2014年去世的父亲以及去年8月去世的母亲致敬的新作品。罗德里戈表示:“我父亲曾抱怨说,他对自己的死亡最讨厌的一件事是,这将是他一生中唯一无法书写的一个内容。”

罗德里戈在18日召开的一场视频新闻发布会上表示:“我不用太费劲就能记起他书中的那些情节。”

他说:“对迷失和死亡的痴迷在作家中非常普遍,几乎让人认为这是作家DNA的一部分。因此,我完全记得他书中主要角色的死亡情节。”

现年61岁的罗德里戈近年来致力于将其父亲的一些作品改拍成巨制电影:他是《一起连环绑架案的新闻》(由亚马逊金牌服务制作,目前正在哥伦比亚拍摄)和奈飞版本的《百年孤独》(仍处于筹备阶段)的执行制片人。

马尔克斯家族对隐私始终非常谨慎。因此,罗德里戈的新书只是能够窥见加博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的一扇小窗。罗德里戈的母亲曾对他说:“我们不是公众人物。”她希望自己家里的私事不要出现在任何媒体上。罗德里戈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:“我不会在她能读到这些回忆时出版这本书。”但他也表示,如果他的父母现在可以读到这本书,“我想他们会感到高兴和自豪,尽管我的母亲肯定会对我说真八卦”。

罗德里戈在书中描写了父亲在生前最后几年的生活,加博在这一阶段的状态类似于安东尼霍普金斯在影片《父亲》中扮演的角色:一个焦虑的人,因为他开始失忆,并开始不认识家人。“为什么一个陌生女性可以在我家指手画脚?”加博开始认不出妻子梅赛德斯时曾这样抱怨。“那些在隔壁房间里的人是谁?”当他不认识两个儿子罗德里戈和贡萨洛时,他这样问家中的帮佣。“这不是我的家。我想回家,回我父亲的家。”加博在去世前经常问儿子罗德里戈什么时候能回到自己父亲的家,实际上他指的是自己祖父的家,祖父是一位上校,一直照顾加博到8岁,也是他作品中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形象的灵感来源。

在人生最后的日子中,加博似乎回到了童年最幸福的时期,也就是他在出生地、哥伦比亚小镇阿拉卡塔卡生活的时期。加博一直到晚年仍能流利背诵西班牙文化黄金时代的诗歌,但当他失去这种能力时,“他却仍可以哼唱自己喜欢的歌曲”。加博听着瓦伦纳托音乐度过了最后的日子,这是伴随着他长大的哥伦比亚海岸音乐。罗德里戈在书中写道:“即使在他生命最后几个月中,他已经不记得任何事情,但每当经典的手风琴乐声响起时,他的眼中仍会闪烁光芒。”

“在最后几天里,护士们开始在他的房间播放各种版本的瓦伦纳托音乐。”拉斐尔埃斯卡洛纳的歌声像告别曲一样萦绕在他墨西哥的家中。罗德里戈写道:“这让我似乎能回顾他的一生。”

尽管父亲去世前的日子在罗德里戈的书中占据的篇幅最大,但书的最后一章专门讲述了母亲梅赛德斯的去世。梅赛德斯的昵称是“加娃”,这被罗德里戈称为是一个“父权制”的昵称。他在书中写道:“尽管如此,认识她的每个人都知道她已经成为一个伟大版本的自己。”罗德里戈将母亲形容为“她那个时代的女人”:没有大学学历,是一位母亲、妻子和家庭主妇。但是与此同时,她也是引领着加博成功的人和因“自我意识”而令人羡慕的人。

梅赛德斯在2020年新冠大流行的背景下去世,因此没有像丈夫那样受到媒体和粉丝的关注和哀悼。罗德里戈说,在母亲去世后,他总会下意识地等待着母亲的来电,在电话中梅赛德斯一定会这样说:“我死的怎么样?别慌,冷静一下,坐下来,给我好好讲讲。”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gawl666.cn/,维罗纳队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