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卡萨布兰卡到耶路撒冷重新发现地中海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gawl666.cn/,维罗纳队

环球旅行摄影师Chalffy曾用四年时间,周游地中海,探索了沿岸最负盛名的9个国家和20座历史老城。

在耶路撒冷街头,依旧可以听见年老的长辈们商讨着在某个周日午后一起看奥尔马·沙里夫如何在阿拉伯的世界里演绎着英雄的故事;在格拉纳达,来自北非阿拉伯的绚丽瓷砖是安达卢西亚的标志;南欧的夜晚,当乐者弹起曼陀铃,北非的沙漠与海洋中,也会传来相似的乐曲……在旅途中,Chalffy发现,在这些宗教、地缘等问题从未平息过的地区,人们在生活中展现出的“美”,却有着惊人的同一性。正是这些同一性在不同处境下的展现,促使他完成了《如尝橄榄:从卡萨布兰卡到耶路撒冷》一书,280多张图片,充满人情味的文字,带来了久违的远方气息,翻开此书,如同品尝一颗滋味丰富的橄榄。

但愿,很快我们就能再次启程,就像Chalffy说的那样,“希望那时候,我们能在一棵银灰色的老橄榄树下,聊一聊彼时彼地我们各自的感受并分享远方的故事。”

在广场周围的一家咖啡厅,我花了三倍价钱买了“入场券”,一睹广场全貌。唢呐声,乐声,争吵声,鼓声,这是马拉喀什的声音。或许《一千零一夜》确实如人间这般喧闹纠缠。在荒漠上,在炙烤的阳光下,人们为了生存,把生命磨练成剽悍的戏剧。我看着脚下一幕幕活生生上演着的戏剧,对马拉喀什有了更多的理解。夕阳把整个天空染成了红色,那是我飞来摩洛哥时曾见过的同一种绚烂。最后一次宣礼声响起,天色渐凉,广场游人如织,黑夜沉沉地裹着这座红色的城市,远处的棕榈树在微风中摇曳,有点孤单,但也更靠近此刻的星月。

离开阿尔勒那天,大雨如注。原本想看的梵高疗养院,在重重橄榄林和山间小路的曲折中,好似永远都接近不了。暴雨中的普罗旺斯,阴郁而沉寂,像极了梵高初到此地时的状况。环山小路下,宁静的乡村有白烟升起,原先那些热烈的颜色也不见了踪影。我停车,打伞看着山丘下昨日金黄的向日葵花田,突然想起提奥与梵高最后一次在疗养院分别时说的那段话:

我们拉犁,直到田地不再移动,我们近嗅雏菊和新翻的土块,看灌木丛的树枝在春天发芽,晴朗的天空,湛蓝的天空,秋天的乌云和冬天的光秃秃的树,头顶的太阳、月亮和星星,无论发生什么,皆是命中安排。

回头,我想我已经见到了我的所思和所念,即使大雨滂沱,也是艳阳满乡。罗马市集的偶遇

曾和Ale聊起罗马的周末市集,他并不爱罗马城内的游客,他形容那些站在斗兽场内指指点点的游客是现代文明的暴君。我问他值不值得特意为周末的集市再去一次罗马,他迟疑了会儿,起身去客厅拿出一个红木盒子,里面装着一张肖像照,画面中的女性微微侧身看着镜头,一双带着些许忧伤的眼睛。“这是我的祖母,我的朋友在五年前的罗马集市上找到了这张照片。”他很平静地说着,好像在罗马与祖辈的偶遇是注定的一样,“我觉得你应该去,可能会遇到惊喜。”远远的,尚在一条街区外,我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乐声。循声而去,其中一位正击打手碟的乐手似曾相识。他抬头,我俩对视,顿时惊呼,这不就是之前在伊斯坦布尔街头偶遇过的音乐人嘛!

他微微一笑,继续低头打碟。我放下一枚硬币,继续往前。身后的乐声,从没像此刻那样,让我深感音乐作为世界语言的意义——在世界的角落再相遇,不用多说一句话,我们都能与彼此沟通。锡耶纳深邃又安宁,不浮夸也不自怜

朋友曾问我旅行的目的,我郑重其事地说:“旅行是为了停下来。”这是很矛盾的状态,却也是我最享受的部分。旅行者不停寻觅,不断期待惊喜,而寻觅、期待着的,无非是希望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发现一个地方,在这里,自己的内心能够充分地得到满足,从而将旅行者的状态变为居住者的心态。锡耶纳就是这样一个地方,安宁如郊区的旷野,深邃如几个世纪的深巷,这里的一切都刚刚好,不浮夸也不自怜。传说中,一位意大利的士兵奔赴战场,妻子为了给他准备干粮,把家里所有能吃的饼干、面包全做进了一个糕点里,将它取名为“带我走”,那种糕点,就是如今的提拉米苏。每当这个士兵在战场上吃到提拉米苏就会想起他的家,想起家中的爱人。在意大利文里,提拉米苏有“带我走”的含义,带走的,不只是美味,还有爱和幸福。

“你是来找德雷尔一家的房子的吧?”在科孚城外一片小山丘的一家小卖铺里,营业员指了指身后桃金娘树丛外伸向天空的巨大松柏,“那里就是。” 松柏位于一片私人庄园,我只能远看那个熟悉的屋顶,那个在杰拉德·德雷尔的书中无数次描写过的威尼斯式宅邸。“这个不是真实居住过的屋子哦,你想看,只能坐船在海上远远观望。”营业员耸耸肩,给我一个希腊式的摊手,“不过,真实的草莓别墅和白房子依旧还在,一个在老城,一个在不远的村庄。” 他在一份破旧的地图上指指点点,三个圆圈一条线,线的两旁都是古老的橄榄树林和蔓草。

找到的第一间房子,并非德雷尔一家真实居住过的屋子,而是根据他的自述,在岛上找到的极为相似的一处庄园,用以影视剧取景。对于很多德雷尔粉丝而言,这似乎最能代表大家心中那所梦幻之屋。别墅建立在一片海边的私人山丘之上,近五公顷的山林中,灰色的威尼斯三层宅邸傲视大海。绿色的套窗,斑驳的灰色墙面和狐狸红的屋顶,在几株高大的柏树下,难掩当年的气派。继续北上,绕过两个海湾,那是德雷尔一家最喜欢的私人海湾。海湾之上,一条泥路直通山丘,泥路旁边,有座全白的两层别墅和一套草莓色的屋子,这就是真实的德雷尔一家居住过的其中一处屋子。屋子沐浴在阳光之中,山坡上是无数的青苔和松柏。那些令人捧腹的生活,和对未来的执着,都曾在这个宁静的海湾小屋中上演。

多元文化交融,颠覆着我们对于地中海的认知,无尽阳光浸润遍覆此地的银灰色橄榄树,人们用生生不息的活力去守护古老城镇逝去的恢弘和悲壮,我很幸运捕捉并记录:在记忆和遗忘的缠斗中,那个远方的故乡没有被我们抹除。

250万平方公里的地中海,上方是欧洲,下方是非洲,东边是亚洲,西边则是狭长的直布罗陀海峡。作者从最西边的摩洛哥开始,循着橄榄树生长的足迹,用四年时间周游地中海,从卡萨布兰卡到耶路撒冷,探索了沿岸最负盛名的9个国家和20座历史老城,用镜头记录下这些城市中,人们的真实生活和历史文化演进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